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

2020-07-18
389 评论
708 人参与
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槟首长老城时光从一碗麵开始美丽哀愁

2008年,时任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受委为槟州行政议员,执掌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时,就接到乔治市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佳讯。2018年,曹观友随时代激流,成为第五任槟州首席部长,恰好赶上7月份乔治市入遗10週年的好日子,真是无巧不成书。

曹观友与乔治市古蹟区的故事,早在30多年前就开始。他曾是老城租户,至今也是 古蹟区传统行业的忠实顾客,目前更是护遗的重要决策者。对乔治市的大小事,往事今朝,他如数家珍。

身份数蜕变  着重民生活

来自吉隆坡的曹观友1985年在槟城理科大学毕业后,继续在槟生活,首个落脚的地方就是乔治市景贵街18号老屋。在这里2年时间,从英文报《Echo》记者,身份切换到时任丹绒区国会议员林吉祥政治助理,走出老屋时,也已从单身汉,变成别人的未婚夫。往后几次当官,也曾黯然卖饼,喜怒哀乐都离不开老城。

夜兰亚珍的那家皇宫理髮店,几十年了,仍是他一想要理髮就想到的老地方。每天在车水路海安咖啡店,与同僚战友喝茶聊天的日子,至今仍似昨日事。

曹观友称不上是土生土长,却是道道地地的老槟城。配合乔治市入遗10週年,他百忙抽空引领《》读者走老城区,看一看他来槟城后一直眷恋至今的粿条汤,缅怀他住过的小房间,还特地从景贵街18号老屋出发,骑link bike到去年才重新打造好的打铜仔街绿色公园。这过程象徵单身小租客到槟首长的身份蜕变,表达他由始至终在乎老城居民的生活品质。

乔治市始终是有机的城市。曹观友希望在州政府与高昂租金周旋、打造更多休闲设施的努力下,更多本地人愿意回流乔治市,住这里,在此工作,也多用老城各类服务与产品,珍惜买少见少的传统行业手艺。

祥伯当年情  今日深体会

众所周知,曹观友1980年代曾任西报《Echo》记者,当时的报社位于华盖街的《星槟日报》办事处楼上。短短一年多的採访生涯,已有足够时间打开他的政治之窗,让他有机会认识当年的林吉祥。

他还记得,当时行动党要在旧关仔角办政治讲座,但当年反对党要办讲座,是很难取得准证的。

“我问他,如果拿不到准证呢?你知道林吉祥的style,他回答‘到时才打算啦,现在讲也是多讲’!”

曹观友笑说,现在他面对记者提问,也有这种性质的回应吗?

想了一下,他自问自答说,“言之过早”、“到时才看”这类官方回答,今日从他嘴里出来的也不少。如今也更能体会林吉祥当年勇往直前,没有退路的心情。

除了採访政治节目,身为记者偶尔也需採访娱乐节目。当年许多当红港台明星来东南亚登台,来槟城必来乔治市。曹观友当年曾在国泰戏院採访红透半边天的《开心鬼》电影宣传,不只见过名导黄百鸣,还与当年最红的青春少艾“开心少女组”有过近距离接触。

曾採访无数明星

他还自爆,短短一年多的记者生涯,还採访过香港明星足球队。“就是谭咏麟和曾志伟那些。那时在同一时间看到很多大明星。”

与一班中文报报人在鸭加律住家式的粿条汤档前面吃粿条汤的日子(档口已搬迁至Royal酒店后面),也是他在老城生活珍贵的美食时光之一。这一层渊源,让曹观友当上首长后,得以迅速鬆开槟州政府与媒体原本紧绷的关係。如今仍在媒体业耕耘的老报人,不少当年曾是曹观友的喝茶同行呢!

锺情粿条汤  吃了心情好

民以食为天,官也一样。要与首长谈乔治市的美丽与哀愁,曹观友首站就约在夜兰亚珍(hutton lane),在一间着名的粿条汤专卖店吃粿条汤,先享受一个温和的早餐。

永茂茶室是一间老店,快有70年历史,比曹观友还老,是乔治市的招牌传统美食之一。

问他是不是特别喜欢这家店的粿条汤?他说不是,他只是特别喜欢粿条汤,选择这里做访问,只因这里在週末早上比较少人,方便访谈。

确实,放眼望去,食客以本地人为多。曹观友的粿条汤情缘与槟城密不可分,是他来到槟城才开始的。他对粿条汤情有独锺,理由只有一个:“吃粿条汤可以平静心情。”

与很多粿条汤粉丝一样,对老城中的粿条汤,曹观友都颇有心得,但他不敢讲自己已吃尽全城好料。“好像姓王公司后的小蓬莱咖啡店,以前还没做行政议员时,几乎每个早上去那边吃早餐。”

还有一间是车水路的海安咖啡店。早年的行动党总部曾先后坐落在附近的近打冷及Talipon路,曹观友说以前一天可以去海安3次,早午餐后,下午又去喝茶,行动党议员若有记者会,也会叫记者过去那里。但也是10年前的故事了。 

他解释,因当了执政党后政务繁忙,议员们也会蒐集选区内的食肆资料,确保雨露均沾,不专宠哪一家。因此对以前常去的咖啡店,光顾的次数也渐渐无法如此频密。

阔别30年后  重游板隔房

板隔房出首长!谈起那段老城时光,曹观友也重游故居,细说他当老屋租客的日子。

乔治市老城一直是租客云集的地方。老屋的使用模式,一般是楼下做商业用途,楼下后面部分有时也拿来住人,楼上则会分隔成几个小房间,自住以外,多出来的“板隔房”出租给外人。这一般是二房东增加收入的方案之一,业主只负责租屋子给二房东。

曹观友就是二房东门下的租客。

由于当天到访的地方,包括永茂茶室、景贵街18号及皇宫理髮院,事前都无事先通知,理由是低调的曹观友不想惊动太多人。因此来到景贵街18号前,曹观友本身也无法确定能否取得业者的同意,进屋看看老屋是否依旧。

这间老屋已摇身变成着名麵包店。经营者看到是曹观友来到,哪有请吃闭门羹的道理,所以曹观友很快就取得入屋许可。阔别30年,回到这里还真像回到自己家,一进到里面,立即看得出楼梯的方向变了。曹观友比一个垂直的手势,“这里,楼梯原本是垂直的,现在变L型了”。

再走到老屋后半部看,厕所及厨房没变,最紧张就是上楼的时刻,年轻曹观友当年住的板隔房,现在是否还在?

走到上去,庆幸岁月静好,板隔房还在,目前为麵包店员工居住。虽然无法入内参观,但曹观友对小房还在,仍感到惊喜。

二房东唯一租客

他说,他1985年开始租下这间板隔房,大小不到200方尺,但已足够一名单身汉居住了。当时曹观友的老屋居住环境不会太拥挤,他回忆,除了二房东一家五口,他就是唯一的租客,那间小房是二房东刻意间隔起来,出租给租户。

“房间里面还有窗,开出去就是天井。住在这里时,我已在Echo上班,后来当林吉祥的政治秘书。记得那时每天早上上班,晚上回来就跟二房东谈谈天,看看电视。大约到了1987年,也可能是1988年,才搬离。”

搬离的原因?只因好事近了,住板隔房的后期,他小小声说已经有了女朋友,要组织家庭自然不能再住只适合单身汉的板隔房。曹观友自嘲说,那时连女朋友都不会找,还要媒人介绍!

这名媒人,正是行动党元老拿督王康力。他说,他与太太陈莲枝当年在党总部认识,在王康力的撮合下开始谈恋爱,并在1988年结婚。

王康力撮合恋情

曹观友的婚宴,设立在安顺路某餐厅,30年前的甜蜜时光他还历历在目。最印象深刻是当年以华人传统模式进行的婚宴,在晚上9时30分就结束了。原因?因为準时7时30分上菜,相信这项纪录至今少人能及,也让新郎哥曹观友沾沾自喜至今。

难怪很多官员会说,曹观友不只準时,还习惯早到,简直是守时运动的最佳推动者。

离开景贵街18号后,曹观友久不久仍会遇到二房东,只是二房东后来已逝世。他说,二房东的女儿仍在光大工作,但不是公务员。

说完甜蜜的1980年代。很快踏入风风火火的1990年代,下一篇将谈这10年间,曹观友与乔治市各自经历大起大落的命运,如何在风雨中挺过来,再展望下一个10年的承先启后。

关键字: 槟首长老城时光一碗麵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