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不必说教,不要堆砌︰「字立门户」徵文比赛中学组评审纪录

2020-07-04
992 评论
256 人参与
家,不必说教,不要堆砌︰「字立门户」徵文比赛中学组评审纪录

家庭是成长中无可避免的部份,从成长到自立,都得经历过家庭的境况,及至与家人的互动,当中可能是悲喜交集的。有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一个家境自是一些故事,也在少年身上留下痕迹。第五届香港文学季「字立门户」以「家境」为主题举办中学组徵文比赛,以散文为文体,藉创作安放处身家境的感情和状况,从中窥探与书写自身。

徵文比赛共徵得200多篇作品,并邀得作家淮远、谢傲霜及袁兆昌担任评审,经初审及评审审议后,比赛由陈宇豪同学的〈家境〉获冠军,林雨杭同学的〈缺席的报纸〉获亚军,余欣衡同学的〈鲸鱼胃里〉获季军,优异奖则由关铠敏同学的〈家境〉、张葶同学的〈家境〉及陈诺谚同学的〈身家〉获得。以下为评审讨论过程之纪录,以供参考。

淮:淮远先生
谢:谢傲霜小姐
袁:袁兆昌先生

评审準则
谢:大家不如先谈一谈在评审过程中,自己以怎样的準则来选择得奖作品吧。

淮:综合参赛作品的内容,我发现有以下几种情况:第一,很多作品都由相架、相框开始描述,以「看见家人的照片」为开场白;另一种常见的题材,是自比笼中鸟;第三种则是「开门见家」,打开大门,然后一直数进去。我想,任何形式的创作都需要独创性,没有独创性的作品我会先拿走。其次是真实,对我来说,散文与小说的唯一分别,就是前者是真实的,当你写的时候不够真挚,技巧再好的没有意思。最后我才会看作品的文字技巧。

谢:我考虑的时候也跟你差不多。首先要真实,有很多可能是学校老师要求的作文,内容略为牵强,不合逻辑;而且,由于是杜撰的,很多细节就写不出来。第二,是主题跟表达的方法是否有别于人。第三是文字,个人而言我比较喜欢意象较多的散文,所以我也会考虑意象的强度。

淮:文字的部分我想补充一点,除了文笔好,也需要具自己的风格,而非别人的文字。我在不少作品里头都看见其他人的影子。还有篇幅过长的问题,这是比赛常见的,硬要写够要求的字数,令作品有堆砌、重叠的感觉。另外,有些作品的文字虽好,但予人造作的感觉,诗的话,造作而可爱是可以接受的,但散文就容不下了。

袁:我自己很怕结构太过完整的文章,譬如由家出发最后由家结束,或者当说到「家」就必须带出某些价值观。家的主题其实可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可以写及国家、宇宙,无限放大,但我很怕最后走回头的。另外,我也会想我们是在选散文还是故事?我个人喜欢散文里描写一些故事,但参赛作品里,有些则像小说多于散文。语言上,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笔迹像学校的作文,但也有用心经营文字的。

冠军:陈宇豪〈家境〉(文理书院[九龙])
谢:这篇写的东西都很微细,读后有余韵。

淮:它的特别之处在于,通常写家都会由大厅、房间开始,但这篇的描述首先聚焦于洗手间,然后并非扩张到睡房或是客厅,而是接着描述公园,用身处公园与身处家里的感受作对比。我觉得它的取向新鲜,而且文字亦好。

谢:我想它相比其他作品突出的原因,是因为真挚,令人有真实的感觉。

淮:而且它的结尾简洁,好像一些日常生活的描述,读着使人感到舒服。

袁:这篇作品把家的概念扩大了。我先假设他有家居,但碍于某些情况令他感到空间不足,或做不到自己想做的事,到公园的部分则像解放开来。结尾写道:「早上七时三十分,我背上书包,离开了家。」,正正回应了我刚才说到,不希望作品最后回到家的概念里,而是把其扩大。这种扩大可能是逼于无奈的,但文章没有说明箇中的情绪,让读者去想像;其他的文章则描述了比较典型的情绪,如父母离婚,因为父母的父母亦离婚了,总是有些缺陷的,但这篇却始终隐忍不发。

谢:还有一个好处是用了便利贴这种物品。这个家其实有两个人,有另一把声音身处其中,却是「不存在」的,突显了孤寂。

淮:就是不情绪化,用事物去表现作者的无奈。

亚军:林雨杭〈缺席的报纸〉(显理中学)
淮:这篇虽然是谈家的,但较少提及家居,描述报纸档的部分较多,贴题方面可能要再讨论。撇除这个问题,文章是不错的。

谢:我认为没有问题,因为报纸档讲出了作者与家人的关係。我蛮喜欢文章里提到的「沉默」,如父亲的沉默,描写了一些微妙而内在的状态。

袁:认同「沉默」是文章的关键,它也有描述其中的改变,例如「妈是不沉默的」,后来写到报纸档结业,「妈也变得沉默」,里头的改变不会很直白地写出来,而是借其他事物去描写家庭环境的改变。而当它真正写及这些家庭环境的改变时,又不会用很大的情绪。

淮:它的沉默也没有自打嘴巴,父亲一直都没有对白,只有在其中一次打电话时,有过一句说话。

季军:余欣衡〈鲸鱼胃里〉(香港浸会大学附属学校王锦辉中小学)
谢:这篇蛮能写出个人被逼宗教化的难受,意象方面亦接近这种感觉。

淮:全篇的意象统一,分段有长有短,未至散乱,运用标点符号的方法则令我想起黄碧云。黄碧云用标点有自己的风格,有时分段亦零碎,但无论有多零碎,每一段之间也有胶水把它们黏起来,无奈这篇做不到,散了然后黏不回来。行文风格像其他人未必是大的缺陷,但对我来说就不能排太前,因为独创性比较小。

谢:文章里的妈妈企图用宗教医治内在的创伤,做不到,可是又要出来做见证。宗教无力医治,以及当中的虚伪,是文章想写的事情。

袁:其实他并非只困在宗教里,虽然是对妈妈的抗衡,但未必是质疑,而是从成长中想到比宗教更为宽阔的东西。整篇文章不只是说到「家」这个概念,而是当我存在、当我生存,我的生活不得不依靠母亲,但在无可选择里,母亲给了我一个很大的鲸鱼的胃、夹娃娃机,给了我另一个胃……这种表达我认为是非常厉害的。但如果真的要让这篇入围,甚至三甲,我们还需要讨论它是否真的有比宗教更广的东西。

谢:我认为它是比较针对性地描写宗教。文章有尝试拉阔,可是未能做到。它是在讲述群体的压力,这种压力就像进入一些鲸鱼的胃里,吃掉和消化了一个人。

淮:其实文章描述宗教多于家庭。

谢:对。可是他的家的确被宗教所困着。淮:而且这篇的表达手法像小说多于散文。

袁:文章难得地清醒和冷静,而非传教。鲸鱼在基督教里有很多不同的象徵意义,他只取其一,又把永生的概念用自己的说话去讲,回应了淮远说的独创,我在其他的文章未读到这样的说法。所以我是喜欢的。

优异奖:关铠敏〈家境〉(德望学校)
淮:只有这篇作品是描述自己与昆虫的关係,以对昆虫的看法的改变,讲出对家居的感受。

谢:我也认为这篇是特别的。里面写到的改变,由害怕到可以放开来,蛮令人回味。而且文笔亦不错。

淮:文字平实,不会有什幺地方令人反感。

袁:另一令我反感的,就是文章里有不少「先此声明」的句子。像「我家在新界」、「虽说我从小住在新界」、「讽刺的是,我家信奉佛教」……每一段的开头都略为白了一点。

淮:作者好像怕没有人明白似的。

袁:对。但要是不那幺白,又好像没有里面的那种思考。始终散文也可以这样发展段落。

淮: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没有信心和不擅长,才得这样把每一段连接和融合起来。

优异奖:张葶〈家境〉(地利亚修女纪念学校[协和])
淮:它有一个先天优势,就是家居的际遇较其他特别,由住劏房「升呢」到天台木屋,却又不会喊苦喊忽的描述,虽然这种狭窄的环境对一个成长中的人来说不太理想。

谢:读这篇的时候,我对是否要让它入选有过挣扎。感觉有点假……

淮:怕它是虚构的?

谢:对,有点儿。我不知道你刚才提到的冷静和抽离,如果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大抵不会让我读下去的时候没有感情在里头。

袁:又很难判断是真抑或假的。它描述自身经历的困难的写法不算很有技巧,但换一个说法,就像淮远刚才说的,作者就是不会提及这些困难,总之他身处的环境就是这样。

优异奖:陈诺谚〈身家〉(拔萃男书院)
谢:第一次读这篇的时候,没有想过一篇散文可以写到如此特别,所以被它吸引了。里面的意象亦丰富。

淮:当我担任其他文学奖的诗组评审时,许多时候看见这种作品,即对读者而言──对作者来说可能不是──滥用了一些很激的词语。我在里面圈了很多,如割裂、破碎、碎片、化石、吞噬、反刍、呕吐、崩裂、嚼撕、吞咬、横越与割裂……我认为是非常刻意的。如果你在文章里使用这些词语令人读着觉得你很激,于我而言,只会在最后才考虑。你应该用文章的内容令读者觉得你很激。

袁:我会回个头去想文章想表达的是什幺。它有对家的场景的描写,但又不是由家出发接着朝外扩大,而是像文章自己所说:「意识与潜意识之间的叩问与拉扯」……

淮:好像与读者之间的拉扯,把你扯进去又拉出来,又扯回去,一直重複。

袁:它要表达时间,但又不是很明确。散文是否容许这样写,可以再讨论;反而,如果就着这个徵文比赛所要求的独创,这样的演绎,又是否独创?宏观一众作品,他们要在这个框架底下,处理自己真实的经历,然后以散文的文体书写出来,如果这篇作品可以入围,我想是对其他作品有点不公平。它是写得好的,但在一个关于家的徵文比赛里,给其他人看见「这样写便可以有奖」,会带来怎样的气氛呢?但我是欣赏这篇作品的。

淮:我不太清楚作品实际想说的是什幺。我并非认为散文要有一个很强的中心,但它要让人知道自己要表达些什幺。

谢:我不抗拒作者用了一些很激的词语,但如淮远刚才所说,更高境界是可以不用这些词都写到很激。但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我觉得它营造了一种气氛,它的内容是描述母亲的控制,但母亲只是父亲的爪牙,原来是一个暴力家庭。后来父亲离开了。里头亦有涉及自我与性的关係,我不知道里面的K是男还是女,但我看到他不懂面对内在的对性的启蒙这回事,这是我读到的内容。但我明白大家所说的论点。

淮:作品想表达的是割裂,家的割裂,意识的割裂。

谢:我会这样读:他作为一个小朋友,被父母的问题困扰,造成自我的挣扎,加上对性的启蒙与隐秘,不能公诸于世。客厅的感觉是一个很虚伪的环境,所以要由客厅开始慢慢到厕所的状态,我自己觉得像一层层打开,由最外在的到最内在的部分。

淮:我想作者应该也有写诗。现在不少人写诗都有一个问题,就是意象太多,令读者难于阅读。

其他参赛作品评语
除了得奖作品外,审议的过程中评审亦有就其他参赛作品加以讨论。本文将节录部分讨论内容予未得奖同学参考,望鼓励同学们继续创作。

〈家境〉冯芷茵
谢傲霜认为这篇作品以墙纸入题颇为特别,讲述了小朋友无法控制家居空间的情感,但转折则略有不足。淮远亦补充,作品反映出小朋友与大人对美的看法有所距离,只是认为到第七段才进入正题略嫌太迟。袁兆昌则指出,文章其实不需要「讲道理」的部分,贴墙纸是一个不错的题材,但作者把握不到。

〈家.笼〉陈彦桦
袁兆昌说,虽然不太喜欢作品的结尾,但蛮喜欢它写到的烟花,一个可以看到烟花却环境不理想的家,是一个有趣的环境,亦欣赏作者对家的看法。谢傲霜则表示,作品的特别之处在于窗花,唯其中的转变太突然,文笔亦较差。

〈敞开.着色〉郭沛怡
袁兆昌指,作品虽然不算太有结构,文字亦非突出,但只有这篇以光的折射、颜色描写人的关係。谢傲霜亦认为作品用微细的事情映衬人际关係,但终究有些散乱。淮远则指,散乱的原因在于分段上的失败。

〈钨丝捲缩〉黄蕴宁
谢傲霜认为这篇的题材特别,用一则新闻书写「家」的主题,亦喜欢里面的意象,但问题是过长,显得重複,个别部分又略为隐晦。淮远则指对这篇的第一印象是重叠和表面。袁兆昌也认同这个评语,并指这个题材是难写的,认为作者有作资料搜集,奈何不懂剪裁。

〈家境 原来都还在〉郭诗妤
作品以由新界搬家到市区的经验入文,借交通灯的导盲声响表达搬区的感想,淮远认为它虽有说教但不太露骨。袁认同「导盲声响」是一个好的题材,但作者掌握不到。

〈自白〉朱桂仪
三位评审对这篇作品讨论不少,谢傲霜说文章仔细和写实,也会「抛书包」,但袁兆昌认为作品有一处矛盾的地方,就是一方面用童稚的笔法写,却又引用如尼采等人的说话,认为要引用需要连贯,不然就有表演性质。淮远补充说,文章的段落短,像诗的分段,其实是危险的尝试,只有做得好才不致于碎片化,使这篇作品显得鬆散。

〈鱼缸〉陈俊熹
作品提到鱼跳缸的事,自小养鱼的淮远为之补充,鱼之所以会跳缸并非因为想换另一个缸,而是水质不好或氧气不够的问题。他认为这篇文笔不错,唯有矛盾之处,引用了《围城》的名句,却没有写及「冲出去」的部分。谢傲霜则指,不喜欢文章引用留守儿童自杀的新闻,因为自杀不是「冲出去」。

文学季创作坊现正开始接受报名,由着名作家淮远与关天林讲授,欢迎对创作有兴趣的朋友参加:

散文创作坊:居游无定向
现代散文早已踩过新诗和小说的边界,散文写作正变得更加自由、愉快。
淮远尝试以居住及旅行为主题,引领大家享受无定向式散文书写的乐趣。
参加者的作品除参与集体诗论,亦可能会编集成书。
导师:淮远 (树仁学院新闻系毕业,做过编辑、兼职讲师,着有诗集《跳虱》、散文集《鹦鹉韆鞦》及《独行莫戴帽》等八册)
日期:8 月 3、10、17、24 日(六)
时间:下午 1 时至 3 时

创作坊:框框声——诗与摄影,驾御 IG
IG 有框、写字有框、拍照有框,居住都有框。跳出框框之前,可以先试试框里的自由,从方到圆,从写诗到摄下影像,为平板或混乱的情景安设框架,在无形而有象的框限里游走,甚至栖身。

导师:关天林 (现职《字花》主编及写作班导师,着有诗集《本体夜凉如水》、《空气辛劳》)
日期:8 月 3、10、17、24 日(六)
时间:下午 3 时半至 5 时半
查询电话:2333 6967(严小姐)
电邮:hk.literature.season@gmail.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